【@亲友团】等打赢脱贫攻坚战,我们就结婚
2019-03-15 09:39:00  来源:乡村干部报  
1

乡村干部报网
微信公众号

乡村干部报网
官方微博

  李娇,现任云南省云龙县长新乡豆寺村主任助理。她的男友杨宝欣也是一名当地的大学生村官。两人是云南警官学院的同班同学。2016年夏天,两人大学毕业后,相约来到基层。

  云龙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扶贫任务重,两人聚少离多是常态。看到乡村干部报“@亲友团”的那些故事,李娇给男朋友写下了这封已在心中写了无数遍的情书。

 

李娇和男友合影


宝哥:

  还记得两个多月前的一个夜里,我给你打电话,说了我给在母校念书的弟弟写信的事。你在电话那头吃醋了,埋怨我,说认识这么久却从没给你写过信。

  你就像个孩子一样赌着气,我使劲地哄你。哄着哄着,仿佛回到了我们热恋的大学时代,很多事被我从记忆里翻捡出来:昆明难得一遇的大雪天,全班打雪仗,你哪个女生都不欺负,非老追着我扔雪球,把我气得哇哇直哭,后来我才知道你的真实用意。警校纪律严,老师不准学生谈恋爱:“一旦发现,校纪校规处理!”可你还是一个劲地给我塞情书;再后来,你约我去赏晚霞,我们偷偷牵了手,却被学院督查队员发现了,然后就是一起拼命逃跑……那段半军事化管理下的生活虽然很枯燥,现在回忆起来却很浪漫。

  这些“热恋片段”也成了我俩驻村工作一天后,在疲惫不堪的夜晚,私密电话里必谈的内容之一。我俩说完、笑完,睡上一觉,就能“满血复活”,继续第二天的扶贫工作。

  说起扶贫,你知道吗?那些大学老师和同学都很佩服我呢。当初,我放弃回家乡,毅然决然地跟着你,你到哪我到哪。你说,要到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当村官,我说“me too”。他们都说,你们的爱情好浪漫,你好有勇气呀!

  其实吧,我一直没敢告诉你。我当时是后悔过的。作为一个汉族姑娘,从相对比较富裕的家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民族村、贫困村,遇到了很多事先想不到的困难。首先是“语言关”。报到那天,我请村书记来镇上接我一下。电话拨通了,说了老半天,根本听不懂他说了啥;其次是“行路难”,我住的乡政府到村子,要经过一座古老的铁链桥。走上去,桥面直晃,吱吱直响,桥下江水川流不息。第一次过桥,我吓瘫了,一屁股坐在桥中央,半天都没敢起身。路过的群众看了都哈哈大笑。那时,我感觉好丢脸,真想扭头逃走。可我的腿,根本挪不动。

  到村后,闹的笑话也不少:和白族村民语言不通,很多工作不会弄,地里种的庄稼好些也不认识。好几次,我都想当逃兵了。但如果就此离开,我很可能就会失去你,失去这段付出了很多的爱情。于是,我只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。

  这些糗事,现在回头想想,还别有一番趣味呢。就拿那座曾让我“无比丢脸”的桥来说,两年半时间,我来来回回走了近千次。现在,我双手提着菜都能轻松过桥了。还有,一些白族的常用词汇我也学会了,外加肢体语言,可以和群众轻松交流,我成了村民口中的“豆寺姑娘”了。

  要说困难,和你比起来,我这些能算什么呢?你任职的云顶村听上去很美,一个头顶彩云的地方。但却是全县最高寒的贫困村,最高海拔达3225米,山高路远,条件艰苦。

  苦到什么程度呢?从每次和我见面时,你说的那些话里就能咀嚼出味道来。有一次,你兴奋地朝我卖弄说:“你见过天上下蚂蟥雨吗?那天我们去走访,路过一片水边的灌木丛,那满树的蚂蟥见到人肉味,哗哗哗地往身上掉!”边说,你边卷裤腿给我看那一排排被叮咬留下的疤痕,就像展示军功章似的。你当时还开玩笑说:“我们出门都得随身带盐巴,‘白象牌’碘盐。”听着你的玩笑话,我眼泪当时就下来了。

  还有一次,你脱掉外套,跟我展示肌肉。“娇,你看,我的肱二头肌是不是很壮观?”我笑着问:“怎么练的呀?”你又好一番卖弄:雨天多,经常要开车到镇上办事,车轮一动就陷泥坑里。坐一段推一段,就把肌肉给练出来了,“比去健身房效果都好呢!”

  村里的大小事,你都跟我讲。有一次,步行到最远的彝族自然村走访,饿了就地烤几个土豆。土豆吃多了,你和另一位村干部是一路“攀比”着臭屁一路奔行;还有,云顶群众过去很穷,冬天没棉衣穿,就把羊屠宰了,皮毛直接土法硝制成“羊皮大衣”御寒,村干部也借给你一件。你说,那是你穿过的最时髦最粗犷最有味道的大衣。时髦不时髦我不懂,但那浓重的膻味,隔好远都闻得到。

  云顶村的冬天是非常厉害的,你说过,是冻得骨头里都痛。刚过的这个冬天,从没生过冻疮的你,耳朵上长出两个大冻疮。我心疼地用生姜帮你擦拭,问你疼不疼。你说:“一点不疼,就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,热辣辣的,很幸福。”你知道吗,你说完后,我是硬咬着舌尖才将眼泪咽回去的。

  你从来都是这么没心没肺。其实,我知道,你是怕我为你担心呀。但每每想到你在云顶吃的那些苦,我还是会不争气地哭出来。你不会因为这个,笑话我吧?

  时间如一指流沙。当初我只是单纯地奔着爱情来的,你到哪我到哪,你干啥我干啥。可两年多来,“大学生村官”“扶贫”这两个标签仿佛融进了我的生命里。过去和一些朋友聚会,听到那些略带嘲讽的话语,“你们这种在泥里摸爬滚打的工作有意思吗?”我会当场爆炸。现在的我,和你一样,也修炼出了“厚脸皮”,再难听的话也不再为之所动了。因为我热爱这份工作、这份事业。一个人勇于追求自己的所爱,是不应该被嘲讽和讥笑的。

  因为热爱,我们把头顶烈日、跋山涉水的入户走访,看成是“健身运动”一样甘之若饴;因为热爱,我们耐着性子一遍遍反复核对贫困户资料,就像核对着我们自己的“爱情档案”一样认真;因为热爱,我们看到困难群众农忙时节人手不够,会主动卷起裤管下地帮他们干活,就像帮自家父母干活一样卖力;因为热爱,两年多来,在无数个加班的日子之后,我们依然斗志昂扬,誓言要在这片土地上燃烧青春,决战贫困,不获全胜,决不收兵。

  奋斗的青春终有回报。去年5月18日,在你和村干部的努力下,云顶村“红果果种植专业合作社”挂牌,全村84%的贫困户加入了合作社。当年10月,合作社就带来了800万元的收入。截至目前,帮助全村149户587人摘掉了“贫困帽”。

  这么出色的成绩,当着你面,我嘴上说不服,其实心里还是很佩服你的。不过,我也在暗暗努力,打算在扶贫上和你赛一赛呢。最近这段时间,我在想办法帮村里一位大叔发展野猪养殖。通过乡村干部报的老师,我认识了全国不少农产品卖得很好的村官,在他们的指点下,有了初步养殖方案。希望今年能帮这位有梦想的大叔脱贫,进而带动更多的村民致富。

  按照之前的约定,明年这个时候,两个村的脱贫任务完成了,我们就可以结婚了,从村官情侣升级为村官夫妻。再之后,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。到那时,我会给他(她)描述你那一天天升高的发际线、不断加厚的眼镜片、一双破烂的旅游鞋背后的扶贫岁月,让他(她)懂得爹妈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是怎样一种体验,教会他(她)懂得感恩,让他(她)知道扶贫干部们有多了不起!

  到那时,我们带上孩子,走一走那座让他(她)妈妈“出糗”的铁链桥,再到长在白云之上的村庄,看一看漫山的杜鹃花,听一听村民们讲他(她)爸爸妈妈的驻村故事,以及乡亲们幸福的笑声……

  和你牵手到现在,我很幸福!和你以及我们的孩子相伴走在田埂上,我会更幸福!

爱你的娇

2019年3月8日

责编:刘琼